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hh66.com > 正文

问吧精选 元朝在历史上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更新时间:2019-09-10

  元朝是一个充满着矛盾的朝代,人们对它又爱又恨,既为它开疆扩土而感到骄傲,在心理又对它百般不认可。

  1274年和1281年,忽必烈曾两次派遣军队,跨越海洋征伐日本。以元日战争为开端的系列海外征伐,震动了当时的东亚世界,对元朝历史的走向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我是周思成,就读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中国古代史博士生,研究方向为蒙元史、民族史和军事史,在《民族研究》《中国经济史研究》《军事历史》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2019年4月出版新著《大汗之怒:元朝征伐日本小史》。关于这些对外战争的起源、经过与结果,以及其中蕴藏的野心、阴谋与闹剧,欢迎大家与我一起交流!话题链接:

  周思成:从元朝的对外战争主要针对日本,安南,占城,缅国和爪哇,为期较短,烈度也不高,对这些地区造成的负面影响有限。要说损害,最大的受害者是在这些地理环境恶劣地区死伤惨重的元朝军队普通士兵,以及在内地为战争提供后勤保障,常常破家荡产、妻离子散的普通人民。

  周思成:因为西边北边都被前任大汗打完了,他只能往东和南方向打,如日本,安南,占城,缅国,爪哇等等,这些地方都不好打,不利于蒙古军队发挥优势,他也比较苦恼。不过他主要是坐镇中央,从未亲自参与过海外征伐。

  周思成:影响因素是多层面的。就忽必烈之前的大蒙古帝国而言,有草原游牧民族掠夺农耕民族来补充游牧经济和强化政治威权的传统需要(类似匈奴突厥鲜卑等等),也有一种天命征服世界的意识形态驱动,这两种基因元朝多少都继承了。到了忽必烈,又多了一种因素,就是他的汗位是费劲争夺来的,合法性不完备,在成吉思汗家族内部有不少反对他的势力,所以迫切需要通过外战来树立自己的威信和安抚蒙古贵族。

  Q:忽必烈对日本的征服欲望来自哪里?我认为作为一个草原君主出身的人,可能对于海洋的征服欲望没那么强烈。随着元朝侵略日本的失败,日本加强了神道教信仰的巩固,那么征服日本的失败对于我们国家又有什么影响?在元朝对于日本持有怎样的定义和判断呢?

  周思成:他对外征服的欲望主要来自他继承汗位的合法性有点问题,他确实赢了阿里不哥,但是后者其实在名分上更有优势,也得到了不少蒙古宗王的支持,忽必烈需要在继位后证明自己作为帝国大汗的能力。

  征日失败对我国的历史没有产生大的影响,哪怕成功了,也不一定会有特别大的影响,可以看看当时的高丽,元朝对高丽的控制是中国历代最强的,就差没有灭国了,但是后来朝鲜的历史发展依然有它的独立性。元朝征日本主要对日本历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一直到它近代建设民族国家和走上法西斯国家的道路,神国,神风,这些都成了一种现代的民族神话资源。刘伯温论坛

  周思成:在战略上是充分利用对手内部的矛盾和弱点,在广阔战线上完成侧翼的纵深迂回突击,并尽最大可能转化被征服地区的人力物力投入新的战争,在战术上不但发挥传统的骑射优势,还迅速吸收东西方包括伊斯兰世界的先进军事技术(火器,回回砲,水军)和战术,并且有严格的军事纪律和指挥体系,这些都是之前的游牧民族不太能见到的。至于相对文明的东西方,不管是西夏金朝南宋还是花剌子模罗斯匈牙利等等,在真正的火器时代来临前,对付蒙古人的这种军队都是没什么辙的。

  Q:你好,元朝时期汉族算是“亡国奴”吗?元朝疆域不过是蒙古帝国的一部分正朔,还有很多其他汗国。专业历史学者怎么区分蒙古帝国和中国,包括明朝成立后?

  周思成:忽必烈时代是蒙古帝国和元朝历史的大分水岭,当时黄金家族因为汗位继承问题已经分裂了,在南俄的拔都家族,在伊朗的旭烈兀,都显示出了鲜明的独立姿态。从这个意义上说,元朝是蒙古帝国分裂后的几个汗国之一,但是它的立国基础是在中原和江南。事实上,忽必烈只是在名义上还是蒙古帝国的大汗,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了,就连这个名义还争议颇大。

  Q:您如何评价十三世纪的蒙古,他给当时的这个世界(中国,中亚,欧洲)带来了什么?毁灭了什么?

  周思成:客观上推动了亚欧大陆的贸易和人口流动,也促进了天文历法军事科技在东西间的交流,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亚欧大陆的政治格局,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形成前的几大帝国(奥斯曼,莫卧尔,清,俄罗斯)都同它的遗产有或多或少的牵扯。蒙古的征服战争也毁灭了许多繁荣的人类定居点,它的胜利是以大量生命的毁灭为代价的,尽管这个痛苦的历程放到历史无情的长河中极为短暂,但却不容掩盖。

  Q:与宋朝相比,元朝的生产力水平是不是下降了?农民的地位是不是接近于农奴的地位了?

  周思成:与宋朝相比,肯定是这样,特别是从农业生产来说,因为元朝重新统一之前中原和江淮地区长期陷入战乱,人口锐减。不过,社会经济在元朝统一后有所恢复,商业的活跃程度和手工业也相当发达。因为目前找不到十分可靠的数据来说明(比如近年翻译的那本很出名的麦迪逊《中国经济长期的表现:公元960-2030》,对于明以前的,特别是元代的经济发展趋势,除了说战乱的消极影响外,就没有什么定论)。

  农民的地位,要分区域和不同情况。江南的佃农,基本上延续了南宋的主佃关系。在北方某些投下封地,农民的依附程度较高,但是规模应该不大。

  Q:请教周先生:元朝从忽必烈之后迅速衰败的根本原因是朝堂的内部争斗吗?朱元璋在遥远的南方起势之时,元朝为什么不迅速扑灭而是任其壮大呢?

  周思成:内部争斗确实妨碍了元朝对元末南方起义的反应,但是政争却不是元朝统治迅速崩溃的根本原因,而是蒙古统治阶级腐化堕落的外在表现。

  除了他们自身内部的原因,更根本的是元朝始终发展不出一套可以缓解民族矛盾,统合南北的的制度,不仅蒙古统治阶级内部矛盾重重,而且也高度提防北方汉人,对江南保持持续压榨态势。朱元璋只是元末群雄之一,待到朱元璋北伐的时候,元朝早就失去对江南地区的控制多年了。

  周思成:北方民族要想长期统治中原和江南地区,汉化可以说是必然的趋势,但正因为他们想要维持统治,也就不得不拼命抵抗这种趋势,于是有什么“蒙古至上”“满洲本位”等等。从这种矛盾斗争中演化出一整套制度和统治技术,这方面清朝做得比元朝精致许多。

  Q:博士您好,我一直都有一个困惑,到底什么才算是中国的历史?中国古代朝代的更迭,不正是国家的更替吗?

  周思成:历史总是当代人往回看过去的一种渠道,中国的历史一方面是现代中国作为多民族的“民族国家”的过去历史,另一方面也可以是相对稳定的中华文明延续的历史。不论从哪个角度说,北方民族与中原定居民族发生战争,贸易,文化交流甚至统治与被统治的历史,都应该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北宋亡于金,南宋亡于元,对于具有当时的国家认同的北宋人或南宋人,当然是国家的更替,对于今天的中国人,则尤其要另当别论。

  Q:《多桑蒙古史》《世界征服者史》《蒙古入侵时期的俄罗斯》这几本对你们专业研究者而言算是专业著作吗?平时研究有什么特别的史料?你是否赞同杉山正明所言,忽必烈一朝是世界史的转折点,促进资本主义起源这些观点?从杉山的观点来看,中国把成吉思汗归为民族英雄,有点勉为其难吧。

  周思成:这几本都是专业著作,而且也相当重要。志费尼的书保存了蒙古西征时代蒙古和中亚的最原始的资料,虽然记载不可尽信,却是是无可替代的一手史料。另外两部俄国和瑞典学者写的书,虽然年代较早,但是也有许多重要的观点和考证,今天还有参考价值,特别是其中利用了大量的非汉文的域外史料(波斯语阿拉伯语亚美尼亚语等等),这些材料,即便是当代的世界史和蒙古史学者,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轻易接触和阅读原始文本的,所以仍然有其价值。

  杉山关于资本主义、“公司”等等这些在蒙古帝国时期的起源,我是不赞同的。但是这并非杉山的一家之言,对于资本主义“萌芽”,在西方的世界史和社会学研究中,自韦伯以来就有一种非常宽泛的定义,那就是有理性计算,就算某种早期的资本主义,同时,也非常喜欢把全球化推到地理大发现之前的前近代时期,认为那个时候全球就有相当发达的商品流通圈。大概他也是深受其影响吧。如今提成吉思汗为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的说法好像并不多?说他是蒙古民族的民族英雄,无可置疑。

  Q:历史相较于其他学科,似乎门槛很低任何人都能高谈阔论一番,同时历史资料论文在网上很容易获取,那么所谓的历史爱好者和真正研究历史的专家学者之间的本质差别是什么呢?

  周思成:二者之间我认为其实并不存在什么根深蒂固的特殊的本质性区别,很大程度上,这两种身份是由现代社会的高度细密的分工决定的,就像钱钟书先生所言:成为某一门学问的专家,虽在主观上是得意的事,而在客观上是不得已的事。

  当然,二者之间也可以说是有一些重要的区别,第一,是能否谨慎客观地分析史料,横向地将史料同其它记载比较,而不是武断地从孤证随意发挥,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一些基础的训练和投入大量搜集材料的精力,很多历史爱好者没有这个条件。这个可以说是刘知己说的“史学”。第二,是要对所接触所讨论的史实在整个大历史背景大历史趋势中的地位有客观的评判。这种感觉需要比较长期地接触历史材料和研究才能培养,大概可以说是刘说的“史识”。最后还要对历史研究和历史材料有基本的尊重态度,不被各种偏见左右判断,这个或许能算入章学诚的“史德”。


友情链接:
www.66hh.com,六合赌船,kj55.com,66hh.com,hh66.com,铁算盘开奖现场,2017开奖记录,44799开奖结果。